分类: 商业

  • 奇影动漫|付胜: 铁打的营盘 流水的兵

    奇影动漫|付胜: 铁打的营盘 流水的兵

    编者语:认识付胜在2010年底,动客成都年会“找方向”,付胜在会上很坦诚老实,这是我对他第一印象。他是我多年唯一听到说要踏实把加工做好,坚持做下去的人。第二印象是平和踏实。他有一个成都地区行业QQ群,没有以前过多谁谁要整合地区资源这种“野心”或“领导”,交流气氛很自然,跟他本人务实随和的沟通分寸把握很好有关。他平日里也会和同行朋友们在茶楼聚会摆谈,甚至被他开除过的下属创业后也能跟他保持友好,还特热心帮人。付胜的创业故事坦荡有韧劲,野草般生命力支撑着他坚持“活着”。关注真实的行业生态是专业媒体本职,数数我们身边还有几个“付胜”,他们在专注代工,想把代工做大做强。他们中大多数低调隐忍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又结束。

  • 舞之数码|殷玉麒:一年可以操作三部动画电影

    舞之数码|殷玉麒:一年可以操作三部动画电影

    编者语:大概两年前看到《怪物山》制作精致海报,很好奇宣传中这一家“上海团队”,因为近几年上海已难见新血液。2013年杭州动漫节前,本来是想邀约拜访几家上海公司,如37工作室、上影集团、上海大模王动漫、玄机科技上海分部。结果从舞之创意总监乔剑那里了解到他们总部其实在苏州,只好作罢。近年动客已经没成本专门去一个城市采访一家企业。今年杭州动漫节,乔剑的热情联系让我多一份好奇。一家动画企业对外联系方面,一个创作人能做到这样对自己企业推广上心,希望帮助自己企业获得更多声音,还蛮少见。刚好舞之负责人殷玉麒先生在这届动漫节,我们抽空进行了一场详细的交谈,来了解殷玉麒和舞之的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他是如何短时间内将舞之发展成为四百人团队,年产量四千分钟的优质三维动画公司。

  • 大模王|韩洁:从制作方式上去做创新

    大模王|韩洁:从制作方式上去做创新

    编者语: 韩洁主要负责对外商务执行层面,但从立项到最后产出都是她跟进,产品品质、产品大方向、市场需求、客户需求她也要管。她是即影视剧里广义上的制片,又是互联网产品经理的职能。在长达2小时的拜访交谈中,她声音几次沙哑,却还能继续保持那种只有母亲谈论自家小孩般的笑容与疼爱来谈论自己产品。她们将娱乐行业的标准带到动漫行业,让我欣喜之外,她个人还是我理想中对动漫品牌公关经理角色的定义。品牌在大众看来很虚,只有像她这样清晰全程了解企业与项目的成长,有执行又有沟通的品牌构建和传播者出现,动漫品牌运营才真实存在。

  • 定格文化|成伟芳:一定要走市场化 要走经典

    定格文化|成伟芳:一定要走市场化 要走经典

    编者语:出于对专注定格动画公司的好奇和对作品精致的欣喜,让我又多一次唐突拜访。在杭州电子商务园里,见到定格文化总经理成伟芳女士。面前这位企业管理人言谈直率且语速很快,给人留下干练坚定的印象。她从2004年广告公司运作中尝试定格创作方向,后用五年寻找战略发展伙伴,到2010年正式成立动画公司,再用两年半完成一部52集(每集5分钟)定格默片动画。这家初创公司看似简单的发展轨迹,让人感受到它即寻常又不简单的地方:尊重常识。

  • 玄机科技|沈乐平:口碑累积下的商业大扩展

    玄机科技|沈乐平:口碑累积下的商业大扩展

    编者语:去年年底,在成都某动漫展会上我们做了近五百份调查问卷。其中“你最喜欢的动漫作品”问题里,《秦时明月》是唯一一部进前三十名的中国作品,其它二十九部作品全来自日本。想想距第一次采访沈乐平先生已经时隔六年, 这六年里《秦时明月》已经出到万里长城、独家网络播映权卖到千万、网络点播量2亿次、项目完成了从烧钱到收支平衡的战略坚持、同时合作开发多款网络游戏、第一部大电影龙腾万里也将在今年暑期上映。我们看到国外成功案例,去学习的能力和勇气在中国大陆一直很缺乏。所谓标准和常识,为什么老不被中国特色主义者们采纳。秦时明月的路很“正”,它现在还是不是和外界猜想的一样呢?忙着最后电影剪辑的沈总在上海抽空与我小叙,谈谈最近变化。

  • 其卡通|王云飞:梦想比钱更重要

    其卡通|王云飞:梦想比钱更重要

    编者语:在国内多数FLASH动画团队销声匿迹的环境下,你会听到人们说其卡通运气好。而其卡通在全国FLASH动画团队中,转型为影视动画机构确实是最成功的。经多年观察,他们不光有优秀的作品,也相信他们深层次的理解了行业方向。通过这次畅谈,我更感受到这是来自于管理者王云飞的视野,与勇于变革创新的精神,和战略投资人袁梅之间默契信任的关系,推动这样一个互补性强的团队向前走着。看完这篇报道,你会和我一样相信他们能走很远。

  • 小樱桃|张国晓:十三年只做“小樱桃”一个品牌

    小樱桃|张国晓:十三年只做“小樱桃”一个品牌

    编者语: 某年动漫展会上,别的公司还在展览内容时,“小樱桃”已经在展示衍生品,这不是常见的玩偶之类,而且是饮料。这是对它特别印象。早年的动漫节项目洽谈会和动画年会常瞧见张国晓身影,这位“小樱桃”负责人平日成熟低调得像官员,让自己主观上没多注意这家公司发展。随时间推移,思维重心从创作、制作移到“品牌”上后,才注意到“小樱桃”这家用13年专注一个动漫品牌的公司。带着疑问好奇,从北京去杭州动漫节临行前决定转站郑州。微博上邀约张国晓先生,很快得到回复。

  • 金昊时代|何冉昊:通过解决温饱问题开始

    金昊时代|何冉昊:通过解决温饱问题开始

    编者语:何冉昊先生从业23年,从南到北的丰富阅历,使他对行业感悟更加深刻。网上昵称——牧云者,记得当年他发了一个《女娲》里的火神水神原画帖子,原画动作及细节难度,让初出茅庐的我看得瞠目结舌。我从上学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啥国内这些高手都像洒落各地的七龙珠,如果聚集齐龙珠,那中国动画不是能直接与欧美日抗衡?不是更简单吗?随着时间,动画行业故事斗转星移,但他们还是在那里发热发光,为自我的证明。

  • 奇麟笔|苏庆:给自己目标要往前走

    奇麟笔|苏庆:给自己目标要往前走

    编者语:苏老师是动客最早一批论坛会员及版主,在05年初。他常年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专业心得,为新人答疑解惑。平易近人的处事为人态度,让我初踏入社会的学子谦虚学习着,后来他说这是源于对美影厂前辈精神的传承。像他这样传统动画人,独自开办公司的有很多。但我坚信这种具备“平等、自由、分享”网络精神的动画公司负责人,一定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很高兴与这位良师益友一起成长,记录他的创业故事。

  • 其欣然|袁梅:动画真不需要只争朝夕

    其欣然|袁梅:动画真不需要只争朝夕

    编者语:第一次见袁梅老师是东京动漫节商务旅行,途中其他人要么急着找合作,要么旅游玩着,唯有她一闲暇,随时拿本书看着。行程中有两次简单闲聊,她很和蔼亲切,没有商人感觉,后来改口叫她袁老师,叫她袁董自己觉得别扭。回北京后,同参加几次行业会议,听她说了很多比较尖锐的真话,意犹未尽。网上查其简介,才知道她就是小说《黄石的孩子》的作者,电影《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的监制,就更有兴趣想找机会详细了解她的经历和观点,有了下面这次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