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期直播连线2月21日晚20点:魔溪动漫总经理 黄今

AIAF近期将开通视频访谈,抖音直连线访谈交流节目。丰富近期在家工作的从业人士交流合作。

第一期嘉宾:浙江魔溪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今女士

资深动漫编剧及动漫企业高管,曾任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少年漫画》编辑, 策划、编辑出版了大量优秀动漫图书作品,并获多项专业奖项。

直播连线时间在:2月21日(周五)晚20点至21点

欢迎关注主持人谭小正先生(动客创始人,AIAF主编)抖音账号:谭小正


访谈内容节选整理:

黄今:我是浙江人,在1996年5月左右前往北京,加入了《少年漫画》,成为内容编辑。负责组稿、与作者沟通等,也开辟过自己的专栏《Q版编辑部》,是国内漫画杂志第一个描述小编生活的小栏目(笑)。此后的活动范围主要就在北京,辗转过几家出版社、公司,但都没有离开动漫行业。说到进入动漫行业,比起我加入《少年漫画》还要更早一些,曾在1994年前往成都,加入过《卡通王》的编辑组稿团队。

参与策划编辑动漫图书的过程中,应该说早期的作者与现在的作者有蛮大区别的,这点印象,或者说感触很深。早期无论是作者也好,编辑也好,大家都是“用爱发电”的同好者,因此很多时候属于彼此商讨、互相尊重、互相弥补的状态,更像是一种伙伴关系。现在的市场环境相对成熟,对于大家的选择来说也多了很多,那也就多了许多合作条件上的权衡话语权方面的倾斜等等,包括我们自己运营公司也会碰到这样的情况,很正常。

与夏总结缘应该在05年左右吧,参加了夏总组织的龙潭湖动漫节,之后加盟北京动漫城,合作过《名犬学校》等项目,做内容策划和编剧。

浙江魔溪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时间是在2016年8月,正式运营的时间是在2017年年底。我们对自己的原创作品有过明确的规划,就是希望能够推出一个到一系列以行业背景展开故事的现实题材漫画作品,正在尝试的过程中。我们一开始就采取了轻运营,大多数漫画、动画项目都采取合作伙伴式的开发模式,创作团队更多的是保持线上与电话的沟通。目前公司专职的漫画人才并不多,连我在内5人,合作方分担了更多的中后期制作环节。我们的漫画家与助手一直在家办公。我们认为,这种合作伙伴式的工作模式会更符合未来的发展。当然,这是有一定门槛的,我们如此做的底气在于彼此合作者之间有着多年的信任、合作关系,虽然并不经常见面,也能保持相当的默契程度。

《镜花仙剑录》目前停更中,准备等待更合适的机会重新开启。《镜花仙剑录》是我们原创团队的第一部作品,获得了亚太动漫大奖的新秀漫画家铜奖。对这个项目大家都投入了相当大的心血,尤其是主笔朱超、项目总监张玲、艺术总监冯戈,他们是功不可没的。正因为是第一部作品,所以也是我们原创团队的一次大磨合,中间爆发过无数次争吵,基本上每周更新前都要吵一次吧(笑),但没人记仇,因为所有人都在就事论事,都希望能做好,至少要对得起自己脑海中的甲方。可惜由于种种原因,这个项目目前暂停中。鉴于我们对这“第一个孩子”的深厚感情,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还会继续完成这个故事的。

《天下奇谭》的作者任长虹老师是一位绝对资深漫画人,《科普画王》这本杂志大家了解吗?长虹老师曾经担任过这本杂志的编辑。还有,他是超级强大的分镜师,目前旅居加拿大,担任Dream works加拿大部的分镜师工作。国内有很多大家熟悉的广告分镜也出自长虹老师的画笔,比如著名的“找工作就是找老板”系列广告。《天下奇谭》目前已经完结,不过鉴于是单元短剧的形式,所以合适的时机,仍可继续接续新的故事内容。

只是长虹老师现在的兴趣已经完全转移到《悲惨世界》这部世界名著的漫画改编上了,《天下奇谭》的爱好者们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看到新的故事内容。不过,《悲惨世界》也非常精彩,虽然这是一部由法国文豪雨果创作于1862年的作品,但请看一看这一段文字:

“只要因法律和习俗所造成的社会压迫还存在一天,在文明鼎盛时期人为地把人间变成地狱并使人类与生俱来的幸运遭受不可避免的灾祸;只要本世纪的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在某些地区还可能发生社会的毒害,换句话说,同时也是从更广的意义来说,只要这世界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益的。” —维克多·雨果。我们就会知道,这本名著仍然具有其现实意义——对比今年疫情中所彰显出来的“魔幻现实主义”,令人难免扼腕一叹。

商业漫画占用公司的精力,这个问题有点刁钻啊哈哈……很难说吧,有商业单的时候,肯定要考虑抓紧拿下来,经历过创业的朋友应该都有体会,这不是一个可以简单论述的比例关系,或者说平衡点。只能说,我们在接商业单,保证自身生存的前提下,还在努力坚持做原创项目,这更接近实情。至于说后一个问题,想来每一家公司都会有自家公司不同的情况需要权衡,会有更适合自己公司的考虑。

疫情对动漫行业的影响目前来看更多的集中在线下业务,如重要的影院动画受到了相当沉重的打击,我个人非常期待的几部优秀动画电影《姜子牙》、《妙先生》等等都无法如约在影院相见了,而如线下终端如大型的游乐场等也受到严重波及,所受的经济损失会有经济学家进行测算,我们就不探讨了。对于类似于我们这样偏前端的动漫公司来说,更多的我相信会在未来创作中凸显影响,幻想型的作品题材之外,会涌现出更多的现实题材作品,其中会不乏佳作、力作。所以假如从内容产出的角度来看,可能会带给大家更多现实层面、更深层次的思考吧。

我们公司这些日子以来完成了一本电子书《超实用:新型冠状病毒防护图册》,下周应该可以拿到书号正式出版,是公益性的,算是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公司有一部分业务是文旅动漫,无可避免地受到了疫情的冲击,估计会有相当的业务萎缩。考虑方向是开拓更多线上项目,与教育机构等进行合作,努力增强我们自身的业务能力,同时削减开支,争取获得一些房租减免等实际措施。也欢迎给我们介绍业务哟,哈哈~(完)